旖旎灵狐

写文是副业,撩妹子才是人生乐趣

我没事了,想想犯不上

周五以后消停了
我回来更新
这几天我看着写
放心不跑路

图片都屏蔽,我那除了猫就是首饰和风景
屏蔽你妹啊
这几天我不来了
麻痹的

半年前的文被屏蔽了

还点不开详情
所以我干啥了?
连我原耽破案的都屏蔽
要疯啊!
逼着我弃了这里是吗
那拜拜了您那

闭嘴!对,就说你呢。(第十四章)

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平行世界

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出乐乎

 

 

 

第十四章

  

 

马龙轻轻咳嗽了一声,张继科看文件专注,没听着。

他撇撇嘴直接走过来,上手把那份文件抽走了,然后自己拉开一张椅子开始翻看。

那是魏亮的户籍资料,里面有他和他家人全部的信息。

张继科站起来扭动了一下腰胯,“你吃什么?”他问。

“都行。”马龙没抬头的说。

“他们应该还在补觉。”张继科拉开抽屉拿出一叠外卖单,那是他一小时前从小胖儿柜子里翻的,“你看着点,我付钱。”

“我付。”马龙放下文件看外卖单,“总让你请多不好意思。”

张继科没说什么,马龙又不是个小姑娘,俩人吃饭非得他掏钱不可。话又说回来了,小姑娘怎么了,跟刘诗雯和木子原来吃饭的时候,也不是次次都他掏钱,偶尔他玩儿手机过于专注没留意,人家俩女孩子都自动去买单了。

外卖单翻了个遍马龙扁扁嘴,他刚睡醒嘴里没味儿,想吃辣的,但是这里面那几家看着又都很油。

“没想吃的?”张继科挑着眉毛问。

马龙点点头,“你有泡面吗?”他记得上次孔令轩说张继科吃泡面的,他干脆也跟着对付一顿得了。

张继科看看表,“我带你出去吃。”他穿上外套,拿着车钥匙就往外走,到门口还没忘回头吩咐马龙披上大衣。

马龙乐呵呵的跟在张继科后面,俩人一起往下走。

“想吃什么?”张继科问。

“辣的就行。”马龙说。

张继科琢磨了一下,“小胖儿说有个有个川菜馆子不错,夫妻肺片麻婆豆腐还有糖醋里脊水煮鱼都做得很地道,开车大概二十分钟,行不?”

“行行行。”马龙连忙点头,这几个菜他都爱吃,“外卖单子的看着太油了。”他叨咕了一句。

“肯定油啊。”张继科说,“都是附近小饭馆的,手艺一般就靠着重油重辣找味道。”

“难怪你不吃外卖吃泡面呢。”马龙皱皱鼻子。

 

他俩一路聊天下楼,说说笑笑轻松欢乐。

方博推开自己法医室的门,不意外的看见痕检的门也打开了,同样打开的还有走廊尽头的资料室大门。

“不是,科哥就这么带着龙哥出去吃东西了?没叫咱们?”樊振东站在资料室门口一脸懵逼,周雨摸了摸他的头。

许昕站在方博身后,他勾勾嘴角,老张这是,想下手!

“真他妈没义气。”方博打了个哈欠,刚才他醒了就给这几个人打电话研究晚上吃什么,结果大家都听见张继科跟马龙出去吃饭了。

许昕看了看站在自己眼前的人,老张要是追他师哥,那他是不是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拐走方博?一还一报,他们武警来帮忙办案子,不能做赔本买卖。

给自己找到理由的许昕清了清嗓子,“方法医。”他挂着一个微笑,“你想吃什么,我请你。”

“你请客啊?”周雨拉着樊振东走过来,“带上我们行不?”

“昕哥可大方了,一定会带上咱们的。”林高远揉着眼睛,拉过一直看着没说话的孔令轩,“昕哥咱走吧,轩轩刚才都说饿了。”

“我吃什么都行,你们定。”方博又打了个哈欠说。

“火锅。”樊振东说。

“火锅。”周雨附和。

林高远看看孔令轩,孔令轩笑着看他,“你也爱吃火锅,那就火锅。”

“轩轩你怎么知道?”林高远问。

“咱俩以前通信的时候你说过。”孔令轩揉了一把他的脸说。

 

 

许昕保持着微笑,他们武警这次来帮忙办案子还是赔本了,他跟马龙就算一个换一个吧,这他妈,还多赔了个林高远呢!

 

 

张继科跟马龙这顿饭吃的特别开心,俩人没谈案子,聊的是他当时军训时候的事儿。

“你都气死我了。”马龙咽下一块儿鱼肉,“一说你就顶嘴,没有一次乖乖听的。”

“我长这么大就没乖过。”张继科笑着说。

“一猜就是。”马龙斜了他一眼,“要不你能去军训么?一年两次,你们局你次数最多!”

“不能吧?”张继科仔细算了算,还真是,“那是因为他们养猪去了,我不爱去,就选军训了。”

“养猪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马龙笑的前仰后合,“玘哥当年养过猪,还给起个了名字呢。”

“这事儿我听皓哥说过。”张继科给马龙倒了一杯酸梅汤,“傻不傻啊他!”

“不许说我哥傻!”马龙瞪着他,“我哥挺聪明的。”

“你哥,玘哥是吧。”张继科反应了一下,对陈玘原来是武警转业过来干刑警的,带过马龙,“你哥平时不傻,但是见了我哥准傻。我哥说什么他听什么,没反驳过。”

“那,那是因为他喜欢皓哥,不然才不会呢。”马龙撇嘴,“我哥原来说了,爱情让人变怂。”

“玘哥说的对。”张继科心里不屑但是没说出来,他又给马龙夹了块儿牛肚,“你多吃点儿,一会儿回去还得开碰头会呢。”

 

 

户籍资料在大家手里传了一圈儿,最后回到张继科手上。

“魏亮,男,二十五岁,无业。”周雨在张继科的示意下开始给放幻灯片,“他是独生子,六岁时候父母因为车祸死了,他被自己叔叔收养。,学历只到初中。十八岁参军入伍,因为成绩优异表现突出身体素质好,所以新兵连一过就被抽调到了部队特务连在那里做了两年侦察兵。两年兵役期满的时候部队想留他当士官,被他拒绝了,理由是家里有事需要他马上回去。”

“什么事儿让他士官都不做了?”许昕皱着眉头,没爸没妈没学历,能留部队当士官赚工资居然不留?

武警那边儿下午已经送来了魏亮的部队档案传真件,当时就张继科自己在办公室,别人还没来得及看。

“他当时给出的理由是家里人生了重病,而且还一直问他退伍能拿到多少钱?”张继科拿出传真件来,“当初跟他谈的领导回忆说,在知道没有多少钱以后,魏亮看起来很失望。他的老连长原本有他家里电话跟他有过几次联系,但是在他转业两个月以后电话就开始无人接听了。这个老连长还给他家当地武装部打了电话寻求帮助,武装部去他叔叔家的时候,家里锁门没有人在,从那次以后就再没有他的消息了。”

“我今天给他们当地派出所打了电话,户籍警告诉我说魏亮叔叔家有个儿子,比魏亮小一岁,后来据说得了重病,一直在治疗。”樊振东撕开一袋小面包,“现在家里很久都没人了,村子里人说是全家都陪着去大城市治病,这几年过年都没回来。”

“小雨,捋一下时间线。”张继科皱着眉说。

周雨点点头,“魏亮今年二十五岁,入伍是十八岁那年,也就是七年前。他在部队服兵役两年,就是二十岁。五年前魏亮复员回家,理由是家里有人生病。应该就是他弟弟。武警那边儿丢失装备是在两年前,也就是魏亮复原回家后三年左右的时候。”

马龙仔细的听着,把这些都记录到本子上。

“第一次案子发生在五年前。”樊振东拿出一本案卷,“就那次抢劫银行,我看了时间,正好距离现在五年多不到六年。”

“几月份?”马龙突然问。

“十二月。”樊振东记得很牢,周雨翻看了一眼,果然没错。

马龙勾勾嘴角,“部队转业基本在九月十月,他这是回家才三个月就犯案了。”

“逃走那个三个我们基本知道大概情况,都是社会闲散人员,没有什么案底,但是也没有固定住所和职业。”张继科摸摸下巴,“占一头都好查,这什么都没有的最难办。”

“通缉令呢?怎么不发通缉令?”许昕问,他不是警察不懂这里面的门道,只知道跑了人应该发通缉令。

“那批装备留在现场的不全,这三个人身上肯定有带的。”方博鄙视的看了他一眼,“看见通缉令难保他们不会狗急跳墙,我们给全国公安都发了协查通报,只是老百姓不知道而已,这叫外松内紧,你不懂就闭嘴。”

出乎他意料的是,许昕点了点头,没怼他。

“小远儿的化验结果表明,他们一直在自行配比炸药,我不太明白的是,他们盗走的那批装备有现成的手雷一类的爆炸物,为什么不直接拿来用呢?”孔令轩问。

林高远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马龙,然后举起手,“我有个猜测。”

所有人都看着他,林高远不好意思的揉揉脸,孔令轩鼓励的拍了拍他的腿。

“我看了樊振东他们找到的所有案卷,魏亮他们犯下这么多案子,但是只有一个死者,就是碎尸案的被害人。”林高远吸吸鼻子,“部队丢失的那批装备认真用起来的话,死伤会很大的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他们只想要钱,不想出人命。”马龙说话得时候,看的不是林高远,是张继科。

张继科点了点头,“的确,几次案子他们都表现的很克制,开枪也只有两次,用的就是那把自制枪。”

“对了。”他突然看向周雨,“魏亮那个叔叔家的孩子,他弟弟,是做什么的?读书还是打工?”

“打工。”周雨回忆了看看樊振东,樊振东点点头跟着补充了一下信息,“他弟弟叫魏明,也是初中毕业就不念了,生病前在南方一家模具厂打工。”

许昕兴奋的一拍桌子,“难怪会有自制手枪。”他又用力拍了方博肩膀一巴掌,“这小子在模具厂打工,应该就是他做的。”

方博身体不算单薄,但依旧被许昕拍的趴到了桌子上,他揉了揉被磕疼的下巴,抬起头看着许昕笑。

“许昕。”方博的声音很柔和,但是许昕低头看着他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,“咱们再去做个试验吧。”

“行。”许昕没多想,他以为方博这是又有新思路要去验证了。

“那你准备人工皮,我去下洗手间然后回法医室找你。”许昕说完就走了,方博在他身后微笑。

“博儿,差不多就行了。”张继科心地善良的说。

方博转回头看着他,“哥~”

“你随便吧。”张继科举着双手说。

等方博走了,孔令轩樊振东和周雨一起冲着门的方向拜了拜,虽然他们也于心不忍,但是,都不敢拦着。

“不是,咋了?”马龙一脸懵的问,不是说案子么,怎么方博跟大昕走了,这几个是什么意思?

“博儿吧,哪儿都好,就是小气了点儿。”张继科叹口气,拿起案卷,“咱们继续说。”

马龙看看他,想站起来出去找许昕,张继科面上八风不动还在看案卷,手在桌子下面按住了马龙的大腿。

“按照现有分析,我觉着魏亮的退伍和他退伍以后跟同伙犯得这几起案子,应该都是为了给自己弟弟筹措医药费。”张继科说着,手在马龙大腿上写了几个字。

“死不了的。”马龙在心里默念了一下,然后拍了一下张继科的手,示意他知道了。

但是张继科,没把手挪开,马龙也没再说什么,甚至没有动。

“下一步我们怎么查?”周雨问。

“你跟小胖儿想想。”张继科放下手里的案卷看着他俩。

“先查他弟弟。”樊振东嚼着小面包,“既然是重病,那么必然有诊疗记录,先从当地医院查起。”

“当地治不了,就会转院到大城市来治病,这时候需要的医药费用就会更高。”周雨接上话,“比如我们这里就有几家很大的医院,全国闻名得好,全国闻名的贵。”

“休息一晚,明早开始查。”张继科放下案卷下命令,“散会,明早七点半在会议室集合后,分派任务。”

马龙捏了他手一下,张继科摸摸鼻子,“那个,孔令轩,给方博打个电话,把刚才我说的重复一遍就行。”

孔令轩点点头,能救一命就救一命吧,当行善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晚上的同居(划掉)同寝时光要开始了

你们一定很期待是吧

我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期待的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今天更得早

你们爱我吧、

那啥我真累了

去睡了啊

评论明天回。

 

今天更

老时间可能略早
我家二姨太告诉我獒龙标签抽了
我会加一个框圈标签
我爱我家二姨太 @一去二三里

闭嘴!对,就说你呢。(第十三章)

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平行世界

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出乐乎

 

 

第十三章

 

会议室的电话铃声响气啦,周雨跑过去接,对面说,要找马龙。

马龙过去应了几声,然后放下电话,“魏亮的入伍信息查到了,他在特务连当了两年侦察兵,要转士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坚决要求退伍。部队方面挽留过,但是他很坚决的走了,详细档案下午会有人送过来。”

张继科冲着周雨扬了扬下巴,周雨拉起樊振东,“我俩去查魏亮的人口信息。”

方博直接拿走了张继科的车钥匙,许昕跟在他身后,等他走出会议室以后,就把车钥匙抢下来自顾自的往楼下走。

“干嘛?”方博问。

“我开车,你睡一会儿去,看你眼皮都快合上了,我怕你开沟里去。”许昕没回头的说。

“你大爷的你特么闭嘴!”方博确实是困,但是也不至于像许昕说的这样。他有心想再骂许昕两句,但是,追不上。

许昕腿长,走路速度又快,方博平时是个走路慢悠悠的性子,现在跟着有点儿费力。

下楼梯的时候方博索性就不急了,反正他不上车,许昕也不能把车开走。

等他慢悠悠走到停车场的时候,许昕已经靠在车上抽烟了。

“你怎么知道这是老张的车?”方博好奇的问。

许昕扬了扬手里的车钥匙,“就这一辆是这个牌子的,有脑子一分析就知道。”他说。

方博撇了撇嘴,坐到后排座椅上,他没问许昕能不能找到看守所,既然许昕要开车,那就是有办法的。

许昕打开导航,从后视镜里看见方博熟门熟路的从车上翻出个颈枕来给自己带上,然后居然又翻出了一个热敷眼罩。

“你,总坐老张的车?”许昕问。

方博戴着眼罩点点头,他就住张继科家,没案子时候一起上下班,有案子时候一起加班,放着现成的车不蹭,他傻逼么?

许昕咬了咬下唇,刚才他俩在法医室做实验,没看见张继科和马龙十指相扣的样子。现在他心里有点儿堵的慌,但是目前的情况来说,他这个堵的,没什么资格。

 

孔令轩和林高远回了痕检室,会议室里就剩下了张继科马龙两个人。

张继科看着那块儿写满案情的白板,咬着烟皱眉琢磨。

一只手伸到他面前来,手心里托着打火机。

张继科愣了一下,嘴里咬着的烟差点儿掉在地上。他眼疾手快的接住了那根烟,扭头正对上马龙的脸。

“抽吧。”马龙把打火机放到张继科手里,自己走到窗户边,推开窗户坐着拿笔在一张白纸上写写画画。

张继科点上烟,吸了半口。他四处看看,走到会议室一角拿起马龙放在那里的警用大衣,走过来给马龙披到身上。

“白天不凉。”没抬头的马龙说是这么说,但是也没脱下来。

“风大。”张继科说。

 

“案子你怎么想?”他俩一起张口问,然后又一起笑了起来。

“你先说。”张继科看马龙又要张嘴,赶紧抢先说了一句。

马龙摇摇头,“你先。”

“成。”张继科先退后几步,用力的吸了几口烟,然后用手指捻灭了烟又把烟头扔出了窗外,这才重新走过来。

他面对马龙,背靠着桌子站着。“我倾向于那个被害人,是他们同伙。”

“我也这么觉着。”马龙手里的笔转了一圈儿,“第一枪是抵住脑后侧摄入的,用的是自制手枪。”他用笔当枪简单的比划了一下,“角度和距离来看,有两种可能,第一被害人没有防备,第二被害人已经被控制住了。”

“方博的尸检报告上写了,被害人手腕皮肤有绳索勒痕。”张继科拿过方博的报告翻开给马龙看,“是被控制的。”

“报告我看了,但是枪杀自己同伙,而且不用新武器用自制的,我这里想不通。”马龙手里的笔在纸上开始画圈圈。

张继科看着他皱眉的样子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抚马龙的眉头,“同伙也有闹意见的时候,当时一急很可能顺手拿起把枪来就下手了,然后才开第二枪补救。”

他手指微凉,马龙一夜没睡头昏脑涨的,现在眉心顶着他的手指觉着挺舒服,所以就没躲开。

“这样办案方向有要有变动了吧?”马龙抬头看着张继科问。

“是,原来要分出警力去调查失踪人口,现在方向换了主要得排查嫌疑人的社会关系。”张继科垂着眼皮,马龙的眼睛里都是血丝,一夜没睡估计现在挺难受的。

“你要不要睡一会儿?”他又把另一只手伸过去,两只手略微用力给马龙揉了揉太阳穴,“我办公室里有床,被褥都是新的。”

“昂?”马龙舒服的闭上眼睛,他去办公室的时候也没看见啊!“在那里?我怎么没看见?”

“你跟我来。”张继科拉起马龙的手,很自然的与他十指相扣。

马龙跟在他后面,也没觉着有什么不对。

 

打开办公室的门,从门口拎出折叠式的午睡床支好,再关上门从柜子里拿出全新的被褥。

“真是新的。”张继科生怕马龙嫌弃,“这是上个月局里给单身宿舍和夜班人员统一发的时候我去领的,想着值班时候睡,结果这一发案子到现在都没用过。”

马龙没言语,他坐在床上弯腰脱了鞋,然后是警用大衣,接着是外套。

手摸上腰带的时候,他看了一眼张继科。

张继科低头拉开自己的办公桌抽屉,嘴里叨咕着,“哎,特么哪儿去了?”

马龙抿着嘴笑了一下,动作飞快的脱了外裤,然后钻进被子里,翻身后背冲向张继科。

天冷,他外衣里面穿的是羊绒衫和保暖裤,这么睡比穿外衣睡要舒服很多。

张继科听见他躺好才抬起头来,手里拿着一根笔,嘴里还是叨咕着,“可特么找着了。”他走过去,把警用大衣压在马龙被子上,拉好窗帘,拔下电话线,又把裤子和外套放在一边的椅子上,打开门就出去了。

他自己坐在会议室里最靠近他办公室门的那个位置翻看案卷,有电话进来他就赶紧接,一整个下午都是这样。


樊振东中间来了一次给他送魏亮的人口信息档案。

“你跟小雨找地方眯一会儿去,等方博他俩回来晚上咱碰个头。”张继科心疼的揉了一把樊振东瘦了一圈儿的脸。

“那我俩去档案室睡了,那儿地方大。”樊振东打了个哈欠,“科哥你不趁现在没事儿躺会儿?”

“我不困。”张继科摸出烟,“你赶紧的睡觉去。”

“哎。”樊振东乐呵呵的往外走,他科哥平时就疼他们,明明自己也熬了一夜还让他们去睡觉,自己在会议室里守着。

他只顾着跑去找周雨说可以休息一会儿的事儿,完全忘了,这会议室里,还应该有个人的。

 

 

孔令轩在显微镜下仔细的查看案发现场下水管的残留物证,他想再查一遍,看看还有没有遗漏的线索。

他身后,林高远身上披着他的外套趴在桌子上睡的正香。还吧唧了一下嘴,把嘴角的奶沫舔到了嘴里。

就在林高远的左手边,放着一个带着奶香味道的空杯子。

 

 

方博一直到看守所才醒过来,他揉了揉眼睛,又挠了挠头。

许昕解开安全带先下了车,站在车外等方博。

今天轮值的是跟方博警校一个寝室住过的宋鸿远,方博跟他一见面就是一整套的击掌动作。俩人还抱了抱,然后彼此搭着肩膀往里走。

“这小子怎么样了?”方博问。

“还那样,傻逼呵呵的。”宋鸿远正经有一阵子没看见方博了,老朋友见面,少不了得调侃几句,“跟你刚睡醒时候差不多。”

“滚!”方博捶了他一拳,“少特么胡说八道。”

“是,说错了。”宋鸿远十分诚恳的点头,“应该说,跟你睡迷糊的时候叫你起床的样子,差不多。”

“我特么弄死你!”方博作势去掐宋鸿远的脖子,宋鸿远半真半假的躲着。

许昕跟在方博身后,怎么看这俩人,怎么像傻逼!

 

 

宋鸿远人嘻嘻哈哈的,但是办事儿很利落,方博跟许昕进来没几分钟,魏亮就被带过来了。

“你留神,上次科哥跟带来那个就差点儿吃亏。”宋鸿远交给方博一个电棍,“看着不好你就直接上家伙。”

“你这是看不起我。”方博看着那个微型电棍,“我特么还用得着这玩意儿?”

“这小子有功夫,你别大意。”宋鸿远拍拍方博的肩膀,“我就在玻璃后面看着,有事儿我马上会过来的。”

“滚滚滚!”方博往外撵他,当年在警校宋鸿远格斗可不如自己,别看他是法医,但是真要说动手,他还从来没怕过!

宋鸿远冲着许昕笑笑,“哥们儿,你也留神。”他不知道这人是谁,就知道这人可能视力不好,因为从进门到现在,这人总眯着眼睛看他。

“不用操心。”许昕很有礼貌的说,其实他前面还想加一句,你特么闭嘴。

 

魏亮还是那个样子,见人只会笑。不过方博今天来的目的跟马龙和张继科不同,他也不是为了问出什么。

方博拿出裤袋里的照相机,先给魏亮脸部各个角度都拍了几张。

魏亮似乎很不喜欢闪光灯,他手脚用力,挣动的手铐和脚镣叮当乱响。

方博没当回事儿的低头翻看照片,觉着满意了,就走上去近距离查看魏亮脸上的伤疤。

他手指在魏亮脸上来回抚摸,不时的在手机上记录下几个数据。

许昕紧跟在他身后,一言不发。

魏亮并不躲避方博的触碰,他依旧傻笑着,嘴角的口水流下来从下巴流到喉结处。

方博想看看魏亮头皮上有没有伤疤,他又走近了一步,用手指去扒拉魏亮耳朵后面的头发。

魏亮突然不笑了,他很突然的用力一偏头,方博的手被他夹在耳朵和肩膀中间。

桌子下面,他带着脚镣的脚用力的向前踹了出去,目标直奔方博的小腿。

距离太近,速度太快,方博的手被夹住,根本没法躲。

 

几乎在魏亮动手的同时,许昕右手扣住方博肩膀把他向侧面扳了过去,左手伸出,准准的卡住魏亮喉头。

魏亮身上卸了劲儿,方博脱开手,抄起电棍就砸了魏亮肩膀一下。

许昕松开手,往后退了一步,还是没说话。

“卧槽你没事儿吧?”宋鸿远从隔壁房间冲了过来,先拉过方博看了看。

看方博没事儿,宋鸿远冲着隔壁摆了一下头。

“妈的。”宋鸿远照着魏亮踹了一脚,魏亮吸了吸口水,看着他傻笑。

“待下去,单间儿,二十四小时看管。”宋鸿远吩咐说。

“哥们儿你好功夫啊!”宋鸿远冲着许昕伸出手。

许昕笑笑,把左手伸出去握了握,顺便蹭掉了手上的口水。


“监控关了?”方博暗自翻了个白眼问。

宋鸿远笑笑,不关监控他就踹人,那算犯纪律。

“你处分挨得还是轻。”方博捶了他一拳,要不是因为殴打强奸幼女的嫌疑人,宋鸿远不至于调到看守所来。

“我没后悔。”宋鸿远无所谓的说,“那小子现在在三监,我吩咐那边儿的弟兄,好好照顾他呢。


 

 

一直到方博坐上车,宋鸿远进了看守所大门,许昕都没说过话。

“谢谢啊。”方博看着系上安全带的许昕说。

许昕在倒车镜里看着他,“这么说一句就完了?”

“那你想怎么着?”方博也看着倒车镜里的许昕。

“没想好的 ,等我想好了再说。”许昕低头打火,他其实想好了,但是,得找个机会。

 

 

马龙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,这一觉睡的可真舒服。

揉揉眼睛翻身坐起来,拉开窗帘他开始穿衣服。外面的天已经黑透了,马龙侧着耳朵听了听,外面会议室里没有声音。

他悄悄拉开门往外看,最好没人,不然看见他从会议室里出来,多不好。

外面的会议室只坐着张继科自己,他正在台灯下专注的看文件。手里夹着一根点燃的烟,烟灰长长的,显然是忘记抽了。

马龙无声的笑了笑,他想起了张继科上一次在他那里军训的时候。

那次张继科的被子又叠的不合格,马龙看快到熄灯时间了就让他明天继续练习。可等马龙半夜查寝的时候发现,张继科偷偷打着手电,在那里练习叠被子。

 

“继科儿,长得还挺好看的。”看着台灯边那个人,马龙在心里说。


闭嘴!对,就说你呢。(第十二章)

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平行世界

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出乐乎



第十二章

 

张继科是牵着马龙的手(十指相扣)进的办公室。

他办公室就在会议室里面,所以,他俩进门的时候,会议室里的人有一个算一个,都看见了。

个别心脏的,还拍了照。

比如,来取材料的郝帅和邱贻可。

张继科是不在乎的,他觉着横竖就是骗骗涛哥,但是不能否认的是,他其实没必要这么早牵马龙的手,进了办公室牵手就行。

马龙也不在乎,他觉着自己横竖就是为了迪士尼的那些小可爱们,但是他也不否认,继科儿牵他手的时候,他有那么一点点儿心跳加速。

“涛哥。”张继科大大方方的马龙拉过来,“我对象。”

“哦。”王涛可不那么好糊弄,小兔崽子刚才还没提呢,出去这一会儿就拉个大小伙子进来,谁能信?

“真我对象儿,武警支队中队长,马龙。”张继科心里也虚,王涛老刑警了,眼睛毒辣,这要是看出来,他能被念叨死。

王涛抬起眼皮来看马龙,马龙让他看的心里有点儿哆嗦。

“涛,涛哥。”他跟着张继科叫了一声。

“什么时候认识的?”王涛问。

“去年。”张继科说。

“前年。”马龙说。

然后俩人看了看对方,又一起改了口。

“前年。”张继科说。

“去年。”马龙说。

王涛开始微笑,马龙跟张继科一起往后退了半步。

“昂~,是则样的。”马龙眼珠转了转,“前年和去年继科都去军训了,去年我是他主管教官,他才认识我,但是前年我就见过他的。”

王涛心里合计了一下,张继科军训这个时间倒是对的。

“我咋没印象呢?”张继科眨巴着眼睛配合撒谎,他两次军训的主管教官都是马龙。

“那,第一次不是我主管,咱俩没说话。”马龙红了红脸。

张继科挠挠头,“那难怪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处的?”王涛看他俩聊上了,就又问了一句。

“才开始处。”这次张继科和马龙一起说,然后对视了一眼。

“认识那么久,才开始?”王涛职业病发作,开始顺着线索往下问。

“这不是手里有个案子么。”张继科拉着马龙坐下,拿过茶壶来给马龙倒了一杯茶,“上面压得狠,还请了武警那边儿来支援,他就带人过来了。”

“嗯。”马龙捧着茶杯点点头,这个茶好香,一股桂圆味儿,“我俩原来在部队的时候,总吵架,这次办案子觉着挺合脾气的,就,就处了。”

他撒谎真一半儿假一半儿的,王涛被他唬住了。

张继科军训回来吐槽教官的事儿,王涛听王皓说起过,但是他一直不知道是谁,今天也算对上号了。

想到能有人收拾住张继科,王涛笑笑,“他回来可总说你不好。”

看样子这次张继科没糊弄他,王涛心情挺好,看马龙也就格外顺眼了些。

“昂~”马龙看了一眼张继科,“那是他自己在我们那里表现不好,总是捣乱。”

“你给我说说。”王涛挺感兴趣的。

张继科在桌子下面拍了拍马龙的腿,马龙没理他。

“他一天犯纪律好几次,被子不叠,紧急集合不起。”马龙开始跟王涛讲张继科军训时候的事儿,张继科听得直皱眉。

“但是我听说他两次回来的时候,档案上写的评价都不错啊!”王涛说,“要不肯定回去重训的。”

“那个,那个档案,是我写的。”马龙摸了摸鼻子,“他都是头几天捣乱,后面就好了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王涛笑着站起来,用力拍了拍马龙的肩膀,这小伙子他喜欢,知道护着自己家人。

“你俩有案子要忙,那我就先走,等完事儿了我请你俩吃饭。”王涛这话是跟马龙说的,马龙赶紧点头。

王涛走的时候,顺手塞给张继科半盒子弹。

这玩意儿其实算违规,正常来说他们子弹是有数的,开一枪都得回来写报告。

王涛偏疼张继科,知道他们刑警手里子弹数量紧,没事儿就攒着点儿给张继科送来,所以他们大队从来不愁这个。

报告该写还写,反正看报告的刘国梁,也不能找王涛哥对数去。

 


“马龙。”张继科送完王涛回来,马龙还在他办公室喝茶。

“昂~?”马龙捧着茶杯一直在闻,这个桂圆味儿他太喜欢了。

张继科弯腰翻了翻,把剩下的都拿了出来,“拿着喝吧。”他说。

“谢谢。”马龙笑眯了眼睛。

“我问你个事儿。”张继科反手关好办公室的门,他可看见了,会议室里那几个都伸脖子往这边儿看呢。

“你问呗。”马龙喝着茶说。

“你给我档案写那么好,是不是就怕我回来烦你?”张继科靠在门上问。

“也是,也不是。”马龙看着他,“你军训确实是挺烦人的,但是也确实都完成了,而且完成的也不错。”他实事求是的说。

张继科看着马龙抿嘴喝茶的模样,自己也觉着渴。

他凑过去,直接拿走马龙的杯子喝了一口。

“怎么了?”他看着有些发傻的马龙,不就抢了他一口茶,不至于就要急吧。

“没,没怎么。”马龙站起来一把抱走张继科刚才给他的茶叶往外跑。

张继科又喝了一口,摇摇头,马龙这抽什么疯了。

他没注意到,自己刚才喝茶的位置,正好是马龙喝茶的地方。

 

马龙抱着茶一路跑到卫生间,然后站在卫生间门口发愣。

茶抱进去,不好。

他四处看了看,把茶放在走廊窗台上,然后冲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洗脸。

太特么过分了,这尼玛算间接接吻!

 

 

许昕摘下护目镜,方博走上去研究那块儿人工皮,许昕退后几步,站在方博身后看着他。

“基本上差不多。”方博记下一组数据,这次用长枪管和标准手枪一起来,皮肤上的灼烧痕迹跟受害人基本相近。

许昕没言语,他在想点儿别的事儿。

方博忙着记录,也没注意到许昕不对头。

“哎,方博。”许昕突然开口。

“怎么了?”方博正好打完了报告,现在心情很好。

“你有对象么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为什么没有?”

“我是个法医。”

方博笑了笑,“谁乐意找法医是吧,白天研究死人,晚上还得研究死人。”

“你说到这个。”许昕皱了皱眉,“你房间放那些是因为爱好还是工作?”

摘下乳胶手套,方博自嘲的笑了笑,“受不了是吧?”他站起来去煮咖啡,“你一个大老爷们儿都受不了,姑娘们就更不行。”

“那你就别放那些呗。”许昕看着他慢条斯理的用手摇磨磨咖啡粉。

“死人怎么了?很可怕么?这个世界上,可怕的是活人。”方博没所谓的说,他从来不指望有人能理解,单身其实挺好的。

“你说得对。”许昕点头,“如果不是活人作恶,这些人也不会死。”

方博手顿了一下,然后继续研磨,他背转身体开始煮咖啡,许昕看不见他脸上挂着个笑容。

许昕这个人,还挺有意思的。

他想起那天许昕对于那个颅骨的尊重,在夹方糖的时候,多给许昕放了一块儿。

 

 

午饭过后,张继科他们开始整合现有的资料。

周雨和樊振东又翻到三起涉枪案件,就现有证据来看,都是魏亮一伙人。

张继科依旧把线索点写在白板上,马龙讲解的时候顺手给他连上线。

“现在的问题就是,死者到底是谁?为什么他会被杀?”张继科用记号笔敲了敲白板,“我有个怀疑。”

“你是不是觉着,死者,可能原本是他们同伙。”马龙捏了捏眉心说。

张继科愣了一下,然后点头。

“同伙为什么要杀了他,还给人碎了。”林高远问。

“为了掩盖身份。”张继科和马龙一起说。

“第二枪覆盖第一枪弹道,是为了掩藏第一支枪的痕迹。”方博手支着下巴,“他们用第一支枪犯了这些案子怕咱们追到并案。”

“而且这意味着,他们虽然有那批偷来的装备,但是并没有舍弃原来那支枪。”许昕开始补充,“这个不符合常理,按说有了更好的家伙,原来那支手作的应该扔了或者毁掉。毕竟那支枪风险很大,随时有可能炸膛。”

“房间到处都有炸药残留的痕迹,他们似乎进行了几次实验性的爆炸。”孔令轩手指敲着桌面,“威力不大,因为没有邻居报警。他们这是要干什么?”

“我觉着,他们像是在,在配比。”林高远犹豫着说,“因为我在上午的化验里发现了墙皮的炸药残留里,有几种不属于原本炸药的成分。”

“你详细说说。”张继科坐在桌子上,晃悠着腿看这林高远。

“嗯,我化验了厨房,卧室两处的墙皮,发现这两个地方的炸药成份并不完全一样。”林高远看了看马龙,见马龙点头,他才继续往下说,“现在没有直接证据,但是我觉着他们实在配比威力更大的炸药。”

“卧室里的威力要小些。”林高远把自己的报告摊开,“他们粉刷了墙面是因为这次的炸药配比失败了,墙面上留下了烧灼痕迹。也就是说,这次他们配比的炸药着的很快,但是没有威力。”

“厨房的,成份方面就更靠谱一些。”他指了指照片上漆黑的椅背,“这个位置和高度很能说明问题。”他看着孔令轩笑笑,“轩轩采样很详细,他去了厨房墙角位置和墙壁中间的墙皮,那里是群租房,厨房没有贴瓷砖,取样比较方便。”

“小远儿化验出的结果是,他们在地上实验的新配方,爆炸高度到达了墙壁中间位置,虽然墙壁分刷过,但是还有一定的残留,而且那个椅子背的高度也证明,当时威力已经可以了。”

 

马龙翻开了一下报告,抬头看着张继科,“魏亮的脸部伤痕看了么?”

“我开完会就去。”方博说。

“我陪你过去。”许昕很自然的接了一句。

方博看看他,没说什么。

“部队那边儿说明天应该就能查到魏亮的入伍信息。”马龙跟张继科说,张继科点了点头。

 

“哥。”周雨拿出基本案卷,“我跟小胖儿今天新查到的案卷有一份很有趣。”

“他们不止抢劫过金店。”樊振东嚼着薯片,“他们还枪过银行运钞车,但是,没有成功。”

“抢劫的方式你们猜是啥?”周雨笑着。

“爆炸。”樊振东马上接话。

“而且你们猜是几个人?”周雨又扔出一个问题。

“一共五个。”樊振东继续接。

“这是我们能找到的,最早的他们团伙作案。”周雨说。

 

“五个。”张继科看看马龙。

马龙嘴里也说着五个,看着张继科。

 

他们一直以为只有四个嫌疑人,魏亮傻了,跑了三个,那么,这个第五个人,哪儿去了?

 

 

 

 今天谁也没让谁闭嘴

但是我觉着他们这么臭不要脸的秀

我想让他们闭嘴

魂之狙击手与尖兵

平行世界平行世界平行世界

文章禁止任何形式转出乐乎



魂之狙击手



马龙跟阎森一起趴伏在草丛里,一只甲虫从他睫毛上滑落到他鼻子上,他没眨眼。

耳机里一片静默,连个呼吸声都没有。

 

前方密林处,一根树枝抖了抖。阎森微微眯了一下眼睛,手里的狙击枪枪口轻轻抬起。在此同时,马龙的枪口略微下压了一些。

一只小鹿跑出来,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,觉着没问题,就大口吃起新鲜的嫩叶来。

阎森的指甲轻刮了一下通讯器,然后开始记秒。让他意外的是,他身边的马龙没动。

皱了皱眉,阎森把枪口下压一些,搭在扳机环上的食指勾住了扳机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决定再给马龙一点时间。

马龙依旧没有动。

阎森计算着时间,眉头拧的更紧了。

小鹿头上的树梢晃动了一下,马龙果断的抬起枪口射击。

一只猎鹰跌落下来,小鹿一惊,跑掉了。

“马龙。扣五分。”耳机里传来孔令辉的声音,“阎森,扣十分。”

 

马龙抿着嘴站起来,走过去捡起那只猎鹰。

阎森跟在他身后一言不发。

“森哥,对不起。”马龙轻声说。

“你不适合做狙击手。”阎森没看他,上手把那只死鹰拿了过来,甩手扔到林子里,“换个方向训练吧。”

“森哥我……”马龙涨红着脸,“我……”

“心不够硬,手不够稳。”阎森转身往回走,“你这样出不来的。”

马龙垂着头在他身后跟着,他刚才真的下不去手,那只小鹿很漂亮,眼睛浑圆湿润,他不忍心。

“那只鹰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。”阎森边走边说,“鹿是养殖场买来专门给你们练手的。”

马龙站住不动了,他刚才没想这么多。

“一个狙击手,在开枪的时候不应该想那么多。”阎森转回身看着他,“你就是枪,枪就是你,执行命令比滥用善心有用的多。”

他没管马龙的脸色,转回身继续往前走,“你要还想干狙击手就回去问问你哥陈玘,他当年,是怎么磨出来的。”

 

 

五年后

 

 

马龙手往后伸,许昕把狙击枪递给他。

“换。”马龙只说了一个字。

许昕换上另一把给他,然后揉了揉鼻子。

马龙选的制高点位置很好,狙击目标只要出现就没有任何遮挡,只不过这次狙击目标是两个,上面要求留一个活口许伤不许死,稍微麻烦一些。

两名目标出现了,一男一女,马龙伸缩了一下搭在扳机环上的食指。

“狙击手汇报。”耳机里传出张继科的声音。

“目标人物出现,位置没问题,随时可以。”马龙说。

“那就动手吧。”张继科轻松的说。

马龙勾着一边嘴角笑了笑,一枪稳稳的打中其中一个目标的胸口。

一片血雾后,那人胸口炸开一个血洞,倒在了地上。

他的同伙脸上都是血,呆呆傻傻的站在那里不动了。

“换。”马龙说。

许昕把刚才那把枪递了过去,马龙手指轻勾,另一个目标捂着小臂倒在地上,他的右手被马龙打掉了。

“报告。”马龙收起枪。

“说吧。”张继科好像还在吃着东西。许昕翻了个白眼,张继科这心够大的,就这么信的着他师兄?

“两名目标一死一伤,狙击任务完成。”马龙看都没看那俩人,打扫战场不是他的活儿。

“归队。”

“是。”

 

马龙拎着枪,身后跟着给他背着另一把枪的许昕。

“卧槽师兄,你刚才上来就要重狙,吓死我了。”观察手许昕给自己捋捋胸口,他不是第一次跟师兄出任务,但是他还是第一次看他师兄用重狙。

“两个目标,打一个另一个会慌。”马龙没什么表情的说,“眼看着自己同伙死刺激大还是看着自己同伙炸开了刺激大?”

“那肯定是第二种。”许昕说。

“那不得了。”马龙喝了一口水,“跟这样的人,讲什么人情。”

许昕想了一下这俩人的背景,从毒到枪再到人,没有他们不卖的,臭名昭著的国际通缉犯,确实不用讲人情。

不过,他看着自己师兄心里还是有些感叹。当年他俩一起在秦教官手下受训的时候,马龙还是个连兔子都不敢杀的人,现在?

许昕扭头看了一眼身后,魂大队第一狙击手,他师兄马龙,实至名归!

 

 




魂之尖兵

 

张继科嘴里咬着一根草躺在三叉树枝上,闭着眼睛好像在睡觉。

周雨在树下用铲子挖了个隐蔽坑,他抹了一把头上的汗,从口袋里掏出弹弓来,弯腰摘了根青草打成结,瞄着张继科鼻尖射了过去。

张继科一偏头,手腕一抖,周雨猫腰就地一滚,正滚进自己刚挖的坑里。

“哥,不带你这样的。”周雨从坑里爬起来,然后拔出插在地上的飞刀,“我要没躲过去就让你一刀扎死了。”

“你要这都躲不过我还能带你出来?”张继科睁开眼睛,从树上爬下来,上手就去抽周雨的后脑勺,“我睡觉你偷袭我,还好意思说!”

“这你要躲不过去,你还是我哥?”周雨嬉皮笑脸的往回怼。

张继科拿他没辙,手上收了点儿力气,拍了一下周雨就算完事儿了。

他看了看周雨刚挖的坑,又看了看,周雨放在一边铲好的覆盖草皮,满意的点点头。

“活儿不错。”他笑着说。

“跟你学的。”周雨蹭蹭张继科的肩膀,看着挺亲,实际上把脸上的汗都蹭到了张继科衣服上。

张继科没说什么,这混小子是自己带出来的,啥样都得自己受着。

嗯,这话,是他皓哥告诉他的。

当年他也这么折磨他皓哥。

 

三个小时以后,天黑了起来,张继科和周雨趴窝在坑里,身上覆盖着草皮。

“哥你先睡,我看着。”周雨看着夜视望远镜说。

“不用。”张继科眯着眼睛,“我不困。”

周雨摸了摸自己胸口,那里有他和张继科这几天根据情况画出的地图。这个很重要,接下来大队如何作战,火力,人手,怎么安排,都要靠他俩这几天的摸排情况来决定。原本他跟张继科只要把地图带回去,再说明情况就行。但是临时计划有变,对方似乎有要逃走的可能。

送图回去怕耽误事儿,张继科按照自己的预判通知了队里准备,他带着周雨先一步摸到了对方营地附近埋伏着。等队里来人他们沟通完以后,就可以动手了。

 

前方几个野营帐篷围城了一圈儿,外围有几个挎着枪的人在来回巡视。

周雨在夜视望远镜里默默数着人数,本来趴在他身边的张继科突然上手拿过了他的望远镜。

“哥,怎么了?”周雨紧张的问。

“马龙他们快到了。”张继科声音很平稳,可从他胳膊绷紧的肌肉来看,他现在正在兴奋着。

周雨看了看腕表,算时间,的确是快该到了。他哥这个一打仗就兴奋的毛病,也是无敌。

果然,通话器里传来马龙的声音,“就位。”

周雨翻了个白眼,他哥跟龙哥每次一起联手出任务就这样,联络永远字数特少,别人听的一头雾水,但是他俩自己能明白。

就像现在,龙哥说了就位,他哥就不用问对方位置具体在那里。

“对表。”张继科说。

通话器里传出马龙报时间的声音,张继科没应,只是弹了一下通话器,周雨觉着,这大约是表示肯定。

“周雨留下支援。”张继科只扔下这几个字,人就窜了出去。

周雨紧张的盯着前方,望远镜里一条影子鬼魅一样的在前进。

张继科嘴里咬着刀子,他弯着腰,等走到人身后的时候瞬间爆起双手用力一扭,那人身子就软了下来。

他无声的笑笑,手托着那人的脑袋把人放倒,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。

第二个是被他捂着嘴一刀抹了脖子,喉头处气管和颈侧动脉一起被割开,那人一声都叫不出来,一样被他手托着放倒在地上。

第三个,刀子从后胸扎入,周雨在夜视望远镜里清楚的看见,张继科刀竖着扎进去滑动了一下,然后平着抽了出来。

第四个,一掌劈晕然后扭脖子。

他没用动第五次手,因为马龙他们已经冲上来了。

 

 

“行啊你。”陈玘点着数儿,然后扔给张继科一根烟。

张继科笑着接过烟,但是没抽。

“怂逼。”陈玘笑话他,“至于不?你看你师哥我!咱特么是尖兵,你这个怂样你说你对得住地上躺的这几个家伙?”

“下次皓哥给你后援的时候,我看你怎么说。”张继科挑着眉毛看陈玘,然后上手勾住陈玘的脖子,“哎师哥,咱俩数差多少了?”

陈玘默默的算了算,“不多了,不过,我还是第一。”

“你等着。”张继科给他点上烟,“早晚我超过你。”

“你特么超不过我可完了。”陈玘吐了个烟圈,“一代不如一代咱大队还特么能叫魂?”

张继科点点头,烟还咬在嘴里,他跟陈玘手刃敌人的数量越来越接近了,很快他就是魂大队这个排行榜的第一。

他扭头看了一眼正在忙乎的马龙,然后无声的笑了笑,龙现在排名在森哥后面儿一点儿,也快追上了。

 

陈玘懂他的心思,拍了拍他后背。

嗯,虽说龙崽跟了继科自己有那么点儿不舒服吧,但是想想,一个尖兵第一一个狙击手第一,他跟乐乐的俩弟弟。

他俩当年也是俩第一的,嘿嘿嘿嘿嘿。

他跟乐乐,真牛逼!





不打TAG了

以后更新的魂这种一发完的我都不打TAG

但是我承诺给你们的到年底一定兑现

这些我都收到全文里面

算是特别篇